華語(yǔ)網(wǎng)_語(yǔ)文知識_初中語(yǔ)文_小學(xué)語(yǔ)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

首頁(yè) > 高中語(yǔ)文 > 五冊

2024屆蘇州市高三上學(xué)期暑期質(zhì)量檢測語(yǔ)文試題及答案

2024屆蘇州市高三上學(xué)期暑期質(zhì)量檢測語(yǔ)文試題

 
一、現代文閱讀(35分)
(一)現代文閱讀I(本題共5小題,19分)
提示:請點(diǎn)此下載試卷及答案
材料一:
正是從《詩(shī)經(jīng)》的許多具體作品中,后人歸納出了所謂“賦、比、興”的美學(xué)原則,影響達兩千余年之久。最著(zhù)名、流行最廣的是朱熹對這一原則的解釋?zhuān)?ldquo;賦者,敷也,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。比者,以彼物比此物也。興者,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辭也。”古人和今人對此又有頗為繁多的說(shuō)明。因為“賦”比較單純和清楚,便大都集中在比興問(wèn)題的討論上。因為所謂“比興”與如何表現情感才能成為藝術(shù)這一根本問(wèn)題有關(guān)。
中國文學(xué)(包括詩(shī)與散文)以抒情勝,然而并非情感的任何抒發(fā)表現都能成為藝術(shù)。主觀(guān)情感必須客觀(guān)化,必須與特定的想象、理解相結合統一,才能構成具有一定普遍必然性的藝術(shù)作品,產(chǎn)生相應的感染效果。所謂“比興”正是這種使情感與想象、理解相結合而得到客觀(guān)化的具體途徑。
《文心雕龍》說(shuō):“比者,附也;興者,起也”;“起情故興體以立,附理故比例以生”。鐘嶸《詩(shī)品》說(shuō):“言有盡而意無(wú)窮,興也;因物喻志,比也。”實(shí)際上,“比”“興”經(jīng)常連在一起,很難絕對區分。“比興”都是通過(guò)外物、景象而抒發(fā)、寄托、表現、傳達情感和觀(guān)念,這樣才能使主觀(guān)情感與想象、理解結合聯(lián)系在一起,而得到客觀(guān)化、對象化,構成既有理知不自覺(jué)地干預而又飽含情感的藝術(shù)形象。使外物景象不再是自在的事物自身,而染上一層情感色彩;情感也不再是個(gè)人主觀(guān)的情緒自身,而成為融合了一定理解、想象后的客觀(guān)形象。這樣,也就使文學(xué)形象既不是外界事物的直接模擬,也不是主觀(guān)情感的任意發(fā)泄,更不是只訴諸概念的理性認識;相反,它成為非概念所能窮盡,非認識所能囊括,具有情感感染力量的藝術(shù)形象和文學(xué)語(yǔ)言。王夫之說(shuō):“《小雅·鶴鳴》之詩(shī),全用比體,不道破一句。”(《姜齋詩(shī)話(huà)》)所謂“不道破一句”,一直是中國美學(xué)重要標準之一。司空圖《詩(shī)品》所謂“不著(zhù)一字,盡得風(fēng)流”、嚴羽《滄浪詩(shī)話(huà)》所謂“羚羊掛角,無(wú)跡可求”等等,都是指的這種非概念所能窮盡、非認識所能囊括的藝術(shù)審美特征。這種特征正是通過(guò)“比興”途徑將主觀(guān)情感與客觀(guān)景物合而為一的產(chǎn)物!对(shī)經(jīng)》在這方面作出了最早的范例,從而成為百代不祧之祖。明代李東陽(yáng)說(shuō):“所謂比與興者,皆托物寓情而為之者也。蓋正言直述,則易于窮盡,而難于感發(fā)。惟有所寓托,形容摹寫(xiě),反復諷詠以俟人之自得,言有盡而意無(wú)窮,則神爽飛動(dòng)、手舞足蹈而不自覺(jué),此詩(shī)之所以寄情思而壯實(shí)也(《懷麓堂詩(shī)話(huà)》)”。
這比較集中而清楚地說(shuō)明了“比興”對詩(shī)(藝術(shù))的重要性所在,正在于它如上述是情感、想象、理解的綜合統一體。“托物寓情”“神爽飛動(dòng)”勝于“正言直述”,因為后者易流于概念性認識而言盡意盡。即使是對情感的“正言直述”,也常?梢猿蔀橐环N概念認識而并不起感染作用,“啊,我多么悲哀喲”,并不成其為詩(shī),反而只是概念。直接表達情感也需要在“比興”中才能有審美效果。所以后代有所謂“以景結情”、所謂“以樂(lè )景寫(xiě)哀、以哀景寫(xiě)樂(lè ),倍增其哀樂(lè )”(《姜齋詩(shī)話(huà)》)等等理論,就都是沿著(zhù)這條線(xiàn)索而來(lái)的。
(選自李澤厚《美的歷程》)
材料二:
中國古人討論詩(shī)歌時(shí)常提及的“比興”不僅是詩(shī)歌的創(chuàng )作手法,也是對審美思維方式的一種表述,比興思維在審美想象的作用下實(shí)現物我交互,四時(shí)萬(wàn)物在激發(fā)人的情感的同時(shí),又成為情感的寄托,物我相照,貫通交融。比興思維不同于理性判斷,它遵循“類(lèi)”的規律和原則,實(shí)現物與物、情與物的聯(lián)結。日常生活中的種種物象都可起興,任何一物都可以突破時(shí)間和空間的限制而聯(lián)系到他物,起興之物象和所詠之物象兩者間存在著(zhù)廣泛的聯(lián)系。但這樣的聯(lián)系并不是隨意的,而是必須遵循“類(lèi)”的原則,這一原則在比興思維中有兩方面的體現。
其一,主體基于對事物之間的相似性特征的感知,將此物與彼物聯(lián)系在一起,此為以物喻物的基礎。其二,兩個(gè)事物雖然各不相同,甚至差異巨大,但是都具有能夠與主體的某種情意產(chǎn)生共鳴的屬性。這種屬性是將物與情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的關(guān)鍵,也是“取譬引類(lèi)”與以類(lèi)比邏輯為特征的理性思維之間的重要區別。如作為“歲寒三友”的松、竹、梅,在形貌上相去甚遠,并沒(méi)有相似性特征。但是,由于松樹(shù)歲寒不凋、翠竹經(jīng)冬不衰、梅花凌寒獨放,三者共同擁有的耐寒屬性與主體高潔堅韌的情志產(chǎn)生共鳴,因此使其成為人們聯(lián)類(lèi)謳歌、表情達意的對象。主體在審美活動(dòng)中基于比興思維展開(kāi)的類(lèi)比聯(lián)想,是審美意象動(dòng)態(tài)生成的一種表現。中國文化自古就有將天地萬(wàn)物視為一體的認識傳統,在這個(gè)渾然為一的系統之中,物與物、物與情之間并沒(méi)有絕對的界限,而是強調彼此間的互相感應、轉換與影響。
(選自何琪琦《論審美意象生成的心理過(guò)程》)
1.下列對材料相關(guān)內容的理解和分析,正確的一項是( 。3分)
A.朱熹從《詩(shī)經(jīng)》中歸納出的“比興”原則與詩(shī)歌抒情的根本問(wèn)題密切相關(guān),歷來(lái)討論頗多。
B.中國文學(xué)能以抒情取勝,主要歸功于“比興”手法的恰當使用,“賦”的作用則微乎其微。
C.“歲寒三友”形貌上不相類(lèi),卻因耐寒的共同屬性與主體高潔堅韌的情志產(chǎn)生共鳴而被聯(lián)類(lèi)贊美。
D.在詩(shī)歌創(chuàng )作中遵循“類(lèi)”的原則不是對事物之間相似性的感知,而是有情感共鳴的“取譬引類(lèi)”。
2.根據材料的內容,下列說(shuō)法正確的一項是( 。3分)
A.具有情感感染力量的藝術(shù)形象不是對外界事物的直接模擬,不是主觀(guān)情感的任意發(fā)泄,也反對訴諸理性認識。
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