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語(yǔ)網(wǎng)_語(yǔ)文知識_初中語(yǔ)文_小學(xué)語(yǔ)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

首頁(yè) > 高中語(yǔ)文閱讀訓練 > 現代文閱讀 > 高二語(yǔ)文閱讀試題

何君華《什么是鎖》高二小說(shuō)閱讀題及答案

[移動(dòng)版] 作者:

何君華《什么是鎖》高二小說(shuō)閱讀題及答案

嘴唇就要裂開(kāi)的時(shí)候,旅行者突然發(fā)現牧民阿拉坦烏拉家的氈房沒(méi)有上鎖。

水壺里早已沒(méi)有一滴水,要不是渴得實(shí)在難以忍受,旅行者是不會(huì )有失禮貌地闖進(jìn)牧民阿拉坦烏拉家的。旅行者一推開(kāi)門(mén)就發(fā)現爐子上有一壺還冒著(zhù)熱氣的奶茶,他猶豫了一下,但是很快他就把茶壺拎了起來(lái),像剛跑了一千里戈壁的老馬一樣一口氣把奶茶喝了個(gè)精光。

旅行者在桌上放下二十塊錢(qián),又覺(jué)得不妥,還是覺(jué)得應該等主人回來(lái)。

這一等就是一天。

阿拉坦烏拉帶著(zhù)他的羊群跑到遙遠的烏日更草場(chǎng)去了,直到天完全黑下來(lái)才慢悠悠地回了家。

旅行者聽(tīng)見(jiàn)屋外的動(dòng)靜,連忙起身走了出來(lái)。旅行者抱歉地說(shuō):“老大爺,實(shí)在對不起,我見(jiàn)你家沒(méi)有鎖門(mén),冒昧闖了進(jìn)來(lái),請你原諒。”

阿拉坦烏拉并不理會(huì )旅行者的解釋?zhuān)灶欁园蜒蛉黑s進(jìn)羊圈。

旅行者以為主人生氣了,只能像一棵秋天的馬連草一樣局促地站在那里。

等安頓好羊群,主人終于說(shuō)話(huà)了:“什么是鎖?”

旅行者這才發(fā)現,主人的門(mén)上根本沒(méi)有鎖。

主人的話(huà)讓旅行者徹底震驚了。這簡(jiǎn)直令人難以置信,人類(lèi)已經(jīng)走到21世紀,竟然還有人不知道什么是鎖。旅行者試圖給主人解釋一番什么是鎖,但是他馬上陷入了困境,他發(fā)現給一個(gè)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鎖的人解釋什么是鎖無(wú)異于給一個(gè)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馬的人解釋什么是套馬一樣困難。他只能勉強解釋說(shuō),鎖是一種工具,把它安在門(mén)上別人就進(jìn)不來(lái),只有用鑰匙才能把它打開(kāi)。一把鎖只有一把鑰匙,一把鑰匙只能打開(kāi)一把鎖。

主人馬上搖了搖頭:“那怎么行?那肯定不行。”

旅行者說(shuō):“那怎么不行?那樣的話(huà)別人就進(jìn)不來(lái)了呀。”

“那怎么能行呢?那路過(guò)的牧民們口渴了就沒(méi)有水喝了呀。萬(wàn)一碰到風(fēng)雪天,上哪里找馬奶酒暖身子去?累了上哪里休息?”主人不解地問(wèn)旅行者。

原來(lái),主人房門(mén)大開(kāi)就是為了方便像旅行者這樣的口渴者進(jìn)來(lái)“偷”水喝呀。

旅行者無(wú)言以對,更加無(wú)地自容。

“我們早晨從東邊出發(fā)出去放牧,到了晚上則從西邊回來(lái),中間要走很遠的路,不餓不渴不疲乏是不可能的,鐵打的漢子也不可能。”阿拉坦烏拉比畫(huà)著(zhù)說(shuō)。

“為什么不從同一個(gè)方向回來(lái)呢?”旅行者不解地問(wèn)。

“成吉思汗說(shuō),我們不能在同一天內兩次踐踏同一片草場(chǎng)。長(cháng)生天賜給我們遼闊的草原,是賜福給我們,不是用來(lái)糟踐的。”

主人生起了火,問(wèn)旅行者:“年輕人,在這里住一晚吧?”

“好。謝謝!”旅行者興奮地說(shuō),又補了一句,“打攪了。”

吃晚飯的時(shí)候,旅行者還是不甘心——阿拉坦烏拉老人怎么能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鎖呢?這簡(jiǎn)直太讓人難以置信了,于是問(wèn)道:“你們這里所有的牧民都不上鎖嗎?就不怕東西被偷?”

“為什么要偷呢?每一個(gè)哈丹巴特爾草原的蒙古人都有手有腳啊。”主人不解地反問(wèn)。

“可是你不怕別人進(jìn)來(lái)把你的東西吃光喝光?”

“我也會(huì )吃光別人的呀。我今天跑了趟烏日更草場(chǎng),就在那里飽餐了一頓。”主人哈哈大笑?雌饋(lái),他對今天的伙食很滿(mǎn)意。

躺在阿拉坦烏拉老人家暖和的床上,旅行者失眠了。旅行者萬(wàn)萬(wàn)沒(méi)想到草原上的牧民們竟然不知鎖為何物,用阿拉坦烏拉老人的話(huà)說(shuō)——門(mén)只是用來(lái)抵御風(fēng)寒而不是用來(lái)防賊的,這簡(jiǎn)直太不可思議了。

第二天早上告別阿拉坦烏拉老人,旅行者又不甘心地走了幾戶(hù)牧民家,結果真的像老人說(shuō)的那樣,每一戶(hù)都是家門(mén)洞開(kāi)!

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