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語(yǔ)網(wǎng)_語(yǔ)文知識_初中語(yǔ)文_小學(xué)語(yǔ)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

首頁(yè) > 高中語(yǔ)文閱讀訓練 > 現代文閱讀 > 高考語(yǔ)文閱讀試題

陳忠實(shí)《白鹿原上奏響一支老腔》高考散文閱讀題及答案

[移動(dòng)版] 作者:

陳忠實(shí)《白鹿原上奏響一支老腔》高考散文閱讀題及答案

我第一次看老腔演出,是前兩三年的事。朋友跟我說(shuō)老腔如何如何,我卻很難產(chǎn)生驚詫之類(lèi)的反應。因為盡管我在關(guān)中地區生活了幾十年,卻從來(lái)沒(méi)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老腔這個(gè)劇種,可見(jiàn)其影響的寬窄了。開(kāi)幕演出前的等待中,作曲家趙季平也來(lái)了,打過(guò)招呼握過(guò)手,他在我旁邊落座。屁股剛挨著(zhù)椅子,他忽然站起,匆匆離席趕到舞臺左側的臺下,和蹲在那兒的一位白頭發(fā)白眉毛的老漢握手拍肩,異常熱乎,又與白發(fā)白眉老漢周?chē)囊蝗喝酥饌(gè)握手問(wèn)好,想必是打過(guò)交道的熟人了。我在入座時(shí)也看見(jiàn)了白發(fā)白眉老漢和他跟前的十多個(gè)人,一眼就能看出他們都是地道的關(guān)中鄉村人,也就能想到他們是某個(gè)劇種的民間演出班社,也未太注意。趙季平重新歸位坐定,便很鄭重地對我介紹說(shuō),這是華陰縣的老腔演出班社,老腔是很了不得的一種唱法,尤其是那個(gè)白眉老漢……老腔能得到趙季平的賞識,我對老腔便刮目相看了。再看白發(fā)白眉老漢,安靜地在臺角下坐著(zhù),我突然生出神秘感來(lái)。

輪到老腔登臺了。大約八九個(gè)演員剛一從舞臺左邊走出來(lái),臺下觀(guān)眾便響起一陣哄笑聲。我也忍不住笑了。笑聲是由他們上臺的舉動(dòng)引發(fā)的。他們一只手抱著(zhù)各自的樂(lè )器,另一只手提著(zhù)一只小木凳,木凳有方形有條形的,還有一位肩頭架著(zhù)一條可以坐兩三個(gè)人的長(cháng)條板凳。這些家什在關(guān)中鄉村每一家農戶(hù)的院子里、鍋灶間都是常見(jiàn)的必備之物,卻被他們提著(zhù)扛著(zhù)登上了西安的大戲臺。他們沒(méi)有任何舞臺動(dòng)作,用如同在村巷或自家院子里隨意走動(dòng)的腳步,走到戲臺中心,各自選一個(gè)位臵,放下條凳或方凳坐下來(lái),開(kāi)始調試各自的琴弦。

鑼鼓敲響,間以?xún)陕暲人圾Q,板胡、二胡和月琴便合奏起來(lái),似無(wú)太多特點(diǎn)。而當另一位抱著(zhù)月琴的中年漢子開(kāi)口剛唱了兩句,臺下觀(guān)眾便爆出掌聲;白毛老漢也是剛剛接唱了兩聲,那掌聲又驟然爆響,有人接連用關(guān)中土語(yǔ)高聲喝彩,“美得很!”“太斬勁了!”我也是這種感受,也拍著(zhù)手,只是沒(méi)喊出來(lái)。他們遵照事先的演出安排,唱了兩段折子戲,幾乎掌聲連著(zhù)掌聲,喝彩連著(zhù)喝彩,無(wú)疑成為演出的一個(gè)高潮。然而,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,站在最后的一位穿著(zhù)粗布對門(mén)襟的半大老漢扛著(zhù)長(cháng)條板凳走到臺前,左手拎起長(cháng)凳一頭,另一頭支在舞臺上,用右手握著(zhù)的一塊木磚,隨著(zhù)樂(lè )器的節奏和演員的合唱連續敲擊長(cháng)條板凳。任誰(shuí)也意料不及的這種舉動(dòng),竟然把臺下的掌聲和叫好聲震啞了,出現了鴉雀無(wú)聲的靜場(chǎng)。短暫的靜默之后,掌聲和歡呼聲驟然爆響,經(jīng)久不息……

我在這腔調里沉迷且陷入遐想,這是發(fā)自雄渾的關(guān)中大地深處的聲響,抑或是渭水波浪的濤聲,也像是驟雨拍擊無(wú)邊秋禾的嘯響,亦不無(wú)知時(shí)節的好雨潤澤秦川初春返青麥苗的細近于無(wú)的柔聲,甚至讓我想到柴煙彌漫的村巷里牛哞馬叫的聲音……

我能想到的這些語(yǔ)言,似乎還是難以表述老腔撼人胸腑的神韻;聽(tīng)來(lái)酣暢淋漓,久久難以平復,我卻生出相見(jiàn)恨晚的不無(wú)懊喪自責的心緒。這樣富于藝術(shù)魅力的老腔,此前卻從未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,也就缺失了老腔旋律的熏陶,設想心底如若有老腔的旋律不時(shí)響動(dòng),肯定會(huì )影響到我對關(guān)中鄉村生活的感受和體味,也會(huì )影響到筆下文字的色調和質(zhì)地。后來(lái),有作家朋友看過(guò)老腔的演出,不無(wú)遺憾地對我說(shuō)過(guò)這樣的話(huà),你的小說(shuō)《白鹿原》是寫(xiě)關(guān)中大地的,要是有一筆老腔的畫(huà)面就好了。我卻想到,不單是一筆或幾筆畫(huà)面,而是在整個(gè)敘述的文字里如果有老腔的氣韻彌漫……

直到后來(lái)小說(shuō)《白鹿原》改編成話(huà)劇,導演林兆華在其中加入了老腔的演唱,讓我有了一種釋然的感覺(jué)。從此老腔借助話(huà)劇《白鹿原》登上了北京人民藝術(shù)劇院的舞臺。

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