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語(yǔ)網(wǎng)_語(yǔ)文知識_初中語(yǔ)文_小學(xué)語(yǔ)文_教案試題_中考高考作文

首頁(yè) > 高中語(yǔ)文閱讀訓練 > 現代文閱讀 > 高考語(yǔ)文閱讀試題

李銳《鋤》高考小說(shuō)閱讀題及答案

[移動(dòng)版] 作者:

李銳《鋤》高考小說(shuō)閱讀題及答案

拄著(zhù)鋤把出村的時(shí)候又有人問(wèn):“六安爺,又去百畝園呀?” 倒拿著(zhù)鋤頭的六安爺平靜地笑笑:“是哩。”

“咳呀。六安爺,后晌天氣這么熱,眼睛又不方便,快回家歇歇吧六安爺!” 六安爺還是平靜地笑笑:“我不是鋤地,我是過(guò)癮。”

“咳呀,鋤了地,受了累,又沒(méi)有收成,你是圖啥呀六安爺?”

六安爺已經(jīng)不清這樣的回答重復過(guò)多少次了,他還是不緊不慢地笑笑:“我不是鋤地,我是過(guò)癮。” 斜射的陽(yáng)光晃晃地照在六安爺的臉上,漸漸失明的眼睛,給他帶來(lái)一種說(shuō)不出的靜穆,六安爺看不清人們的臉色,可他聽(tīng)得清人們的腔調,但是六安爺不想改變自己的主意,照樣拄著(zhù)鋤把當拐棍,從從容容地走過(guò)。

百畝園就在河對面,一抬眼就能看見(jiàn)。一座三孔石橋跨過(guò)亂流河,把百畝園和村子連在一起,這整整一百二十畝平坦肥沃的河灘地,是亂流河一百多里河谷當中最大最肥的一塊地。西灣村人不知道在這塊地上耕種了幾千年幾百代里,西灣村人不知把幾千斤幾萬(wàn)斤的汗水撒在百畝園,也不知從百畝園的土地上收獲了幾百萬(wàn)幾千萬(wàn)的糧食,更不知這幾百萬(wàn)幾千萬(wàn)的糧食養活了世世代代多少人。但是,從今年起百畝園再也不會(huì )收獲莊稼了,煤炭公司看中了百畝園,要在這塊地上建一個(gè)焦炭廠(chǎng)。兩年里反復地談判,煤炭公司一直把土地收購價(jià)壓在每畝五千元,為了表示絕不接受的決心,今年下種的季節,西灣村人堅決地把莊稼照樣種了下去,煤炭公司終于妥協(xié)了,每畝地一萬(wàn)五千塊,這場(chǎng)驚心動(dòng)魄的談判像傳奇一樣在亂流河兩岸到處被人傳頌。一萬(wàn)五千塊,簡(jiǎn)直就是一個(gè)讓人頭暈的天價(jià)。按照最好的年景,現在一畝地一年也就能收入一百多塊錢(qián)。想一想就讓人頭暈,你得受一百多年的辛苦,留一百多年的汗,才能在一畝地里刨出來(lái)一萬(wàn)五千塊錢(qián)吶!勝利的喜悅中,沒(méi)有人再去百畝園了,因為合同一簽,錢(qián)一拿,推土機馬上就要開(kāi)進(jìn)來(lái)了。

可是,不知不覺(jué)中,那些被人遺忘了的種子,還是和千百年來(lái)一樣破土而出了。每天早上嫩綠的葉子上都會(huì )有珍珠一樣的露水,在晨風(fēng)中把陽(yáng)光變幻德五彩繽紛。這些種子們不知道,永遠不會(huì )再有人來(lái)伺候它們,收獲它們了。從此往后,百畝園里將是爐火熊熊,濃煙滾滾的另一番景象。

六安爺舍不得那些種子,他掐著(zhù)指頭計算著(zhù)出苗的時(shí)間,到了該間苗鋤頭遍的日子,六安爺就拄著(zhù)鋤頭來(lái)到百畝園。一天三晌,一晌不落。

現在,勞累了一天的六安爺已經(jīng)感覺(jué)到腰背的酸痛,滿(mǎn)是老繭的手也有些僵硬,他蹲下身子摸索著(zhù)探出一塊空地,然后坐在黃土上很享受地慢慢吸一支煙,等著(zhù)僵硬了的筋骨舒緩下來(lái)。等到歇夠了,就再拄著(zhù)鋤把站起來(lái),青筋暴突的臂膀,把鋤頭一次又一次穩穩地探進(jìn)搖擺的苗垅里去,沒(méi)有人催,自己心里也不急,六安爺只想一個(gè)人慢慢地鋤地,就好像一個(gè)人對著(zhù)一壺老酒細斟慢飲。

終于,西山的陰影落進(jìn)了河谷,被太陽(yáng)曬了一天的六安爺,立刻感覺(jué)到了肩背上升起的一絲涼意,他緩緩地直起腰來(lái),把捏鋤把的兩只手一先一后舉到嘴前,輕輕地晬上幾點(diǎn)唾沫,而后,又深深地埋下腰,舉起了鋤頭,隨著(zhù)臂膀有力的拉拽,鋒利的鋤刃悶在黃土里咯嘣咯嘣地割斷了草根,間開(kāi)了密集的幼苗,新鮮的黃土一股一股地翻起來(lái)。六安爺愜意地微笑著(zhù),雖然看不清,可是,耳朵里的聲音,鼻子里的氣味,河谷里漸起的涼意,都讓他順心,都讓他舒服,銀亮的鋤板魚(yú)兒戲水一般地,在禾苗的綠波中上下翻飛。于是,松軟新鮮的黃土上留下兩行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跨距整齊的腳印,腳印的兩旁是株距均勻的玉茭和青豆的幼苗。六安爺種了一輩子莊稼,鋤了一輩子地,眼下這一次有些不一般,六安爺心里知道,這是他這輩子最后一次鋤地了,最后一次給百畝園的莊稼鋤地了。

隨機推薦